首页  综合  时事  直播  房产 家装  汽车  理财  零距离问政  骑楼论坛  周末玩乜嘢  我们相亲吧
聚焦梧州 >>  正文
     
那天下午,我们哭得像个孩子
预计2月12日后出现返程客流高峰
2017-11-22 09:46:21   梧州日报   记者 杨苑君 通讯员 黎进生 黄斌

江西icl治疗高度近视,

null

前言

要“孕育”出真正的“人”,而非“产品”,这种教育模式没有专业的硬性划分,被称为通识教育。

在这种理念支配下,国内一些知名大学曾流行开办实验班,湖南大学就是其中之一,以李达的名义开办实验班。

李达系新中国成立后湖南大学首任校长,后也当过武汉大学校长。

14年前,李达班首次开班。湖南大学700余人报考,实际录取68人,学制两年,然后再重选专业。这个班,被称学霸班,过半的学生考上研究生或被保研。

李达班,一路高歌猛进,被赞颂同时,也遭遇诟病。不足10年,这场轰轰烈烈的教改计划戛然而止。

有人说:“突然听说李达班停止招生了,感觉自己像个生病的孩子,而我的母亲却将我的生命终结。”

也有人不无戏谑地说,我们李达班,一不小心在湖大成了传说。至于其教改计划终结的具体原因,当年的老师大多讳而不言。

最近,首届李达班学子毕业十年聚会,又回忆了当年往事,在他们心中,李达班又是怎样的存在?

口述鲍宇(现供职于国家电网南京南瑞集团)

整理肖洁

01 绿树红墙打动了我

null

2003年,我高考结束,填志愿时心中默念“好男儿志在四方”,手里拿着圆规,在地图上以我家为圆心,划了个半径800公里的大圆,圆内的一律不考虑。

东边是海,北面嫌冷,往腹地走,定睛一看,湖南,湖南大学。

打开学校主页一看,千年学府,岳麓书院,背景就是一排书院的绿树红墙,明媚动人,一瞬间,就被打动了。

这或许就是一见钟情吧。

我和本县(江苏新沂)几个一起考上湖大的同学联系上,买好同一趟车,带着行李就奔湖南。

那时没直接到长沙的车,我们先到的株洲,再转汽车到长沙的阿波罗广场。一下汽车,扑面而来是长沙九月的热浪,也让我见识了星城的火辣奔放。

02 实验班就是好班

null

到学校,参加完紧张的军训,尚未洗净刚进大学的新鲜好奇,便看到了李达实验班选拔考试的通知,电气院当时的辅导员唐继刚和新生班主任刘敏军,都很鼓励和支持我们报考。

以我当时高中生的思维,觉得实验班就是好班,于是就报考了。在经过类似英语竞赛和数学奥赛的选拔考试之后,我成为李达班一员。

作为2003级考进湖南大学的5500余名学生中的一名,我是平凡的,但作为李达实验班的一员,多少又让我显得不那么平凡。

刚进大学的同学多多少少有些激动,随之而来的是如履薄冰,诚惶诚恐,是压力。然而几乎无法避免,实验班光环的笼罩让我们骄傲并心浮气躁,别人的紧张似乎与我们无关,这可能是我们故意忽视,更可能是不敢正视。

03 感受到了双份的爱

null

印象中,李达班的男女生比例还是很和谐的,当然和英语等专业没法比,但比一般理工科好多了。

然而,在这样的环境中,谈恋爱的却似乎很少,同学们比其他专业的要“宝气”很多,不是不想,实在是学业太重。

当然,值得庆幸的是,在这样的环境中,依然有两对内部消化,修成正果,并且都参加了这次十年聚会,着实羡煞旁人,十分感动。

由于当时同学之间主要接触时间只是上课的时候,晚上又回到原来院系的宿舍,所以相互了解会少一些。对此,学校也给我们组织了很多活动,登山、郊游之类的,来促进大家的了解,增进友谊。

这样的状况,也导致李达班的学生,有两个院系的归属,有两个班的活动可以参加,也让大家能够接触到不同专业的同学,思维更加活跃。

我很感激原来电气院的同学仍然很关心我,有什么好事也带上我,让我感受到了双份的爱。

李达班最特点分明的就是学校当时给我们配备了最优秀的老师。

记得当时教我们数学分析的马柏林教授,讲到一个函数的时候,看大家都觉得很高深,很不知所以,于是他就专门讲了这个函数与尿不湿设计的关系,大家哈哈大笑,课堂气氛顿时活跃起来,纷纷竖起耳朵认真听课了。

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这一切,都让我们深深感受到,自己是多么的受到命运的眷顾,能遇到这么好的老师们,愈发不敢懈怠。

04 TMD讲得太好了

null

进入李达班的人,大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,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,但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努力。

我印象深刻的是杨贵志同学,他很努力,一年365天他有300天都会去自习。他后来去中科院读了博士,当了老师。这次聚会再见,他比当年活跃了很多,应当是拜讲坛所赐,着实喜悦。

在10年座谈会上,刘全慧教授特别提到,当年他主张“想学就去”。有时候学校分的课程我们不感兴趣,就去找他签课程替代表,他签了厚厚一沓。

刘全慧教授树人无数,他对我们这届的两个人印象颇深。

一个是陈旭文。陈旭文很喜欢物理,每次上课都坐第一排,有一次刘老师在上面讲量子力学,陈旭文突然拍桌而起:“TMD讲得太好了!”现在,陈旭文在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学校当教授。

还有一个是胡小燕。胡小燕成绩优异,她不是很想出国留学,刘教授知道后,喊她到办公室劝了两个小时,把她都劝哭了。后来胡小燕以高分考了托福和雅思,并顺利出国留学,现在也在美国当教授。

我大学时候本想继续深造,奈何由于马哲挂了不能保研,又凑巧成功应聘了一份高薪职业,有些心动。权衡不下时,学长对我说:“出了社会,你不能犯错,但学校可以,学校能包容你所有的错误。如果觉得还没准备好,就再读读书。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,就去工作吧。”

当时毕竟年轻,脑子一热,就接受了offer,念着孔雀东南飞去了深圳特区。

后来随着工作岗位的变化,愈发觉得还要继续充电,提高自己,于是读了在职研究生,也算是圆了当年的梦想。

刘全慧教授说,如果你们有了一些成就,那一定是你们自身努力所得;如果你们的成长遇到困难坎坷,那一定是李达实验班、是学校的教育没做好。

我对母校的感受,恰恰与此相反:如果我有了一些成绩,那一定是和湖南大学的教育有关。如果我没有取得更大的进步,那一定是因为我自己不够努力。

05 那天我们哭得像孩子

null

回想往事,脑海里浮现的事情很多:秋日余晖中麓山南路上飘零的落叶、我们翻越计专围墙偷来的橘子、当年觉得吃腻了现在却很怀念的津氏牛肉粉、月底狐朋狗友喝大酒没了生活费时吃的馒头配老干妈......

然而所有这些,似乎都不如我对那个下午的记忆深刻。

在军训结束的那个下午,我们蜂拥到五食堂底下送教官,大家在楼底下嘶吼教官的名字,希望能多见几面。

在教官透过窗户回应的时候,我一口气吹了那瓶白沙啤酒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表达自己的情谊,在教官乘坐的大巴离开的时候,眼泪肆意奔腾。

在今天看来,这样的情绪似乎有些不明所以,但在2003年那个夏天,那个下午,却是最真实的感受——那是对近一个月朝夕相处的教官的依依不舍,是对过往岁月的深情告别,是对大学生活的期待忐忑。

这一切,或许更是在发现自己已经不得不长大,不得不独自面对这四年的大学生活时,心里满满的彷徨与无助。

那个下午,我们哭得像个孩子。

编辑:许愿 梁丹朝

梧州零距离客户端

 
 
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| 查看评论
 
 
会员登录名: 密码: 匿名发表
留言内容:
 
环城高速思扶大桥三座桥墩已完成施工
白云山景区油菜花田吸引游客
教辅书销售量上升,新式文具受欢迎
三龙防洪堤进行堤基工程建设
蒙山县投资4000多万元实施县城给水工程
鸳江丽港人行道变停车场?
梧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© 2009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
桂ICP备08001990号 梧公网安备:45040000045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号:4510420100001
梧州零距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梧州零距离网”的所有作品,任何媒体转载须注明出处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梧州零距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